港府下月将推出2项基金支援中小企业助其拓展市场

中新网12月30日电 据香港特区政府新闻网消息,香港特区政府2020年1月将推出中小企资援组服务,并优化发展品牌、升级转型及拓展内销市场的专项基金(BUD专项基金)和中小企业市场推广基金,以加强支援中小企业。

特区政府表示,新一轮支援中小企措施将于2020年1月落实,其中协助中小企的支援小队1月1日投入服务,为中小企寻找合适的资助计划和解答申请问题,以提高对特区政府资助计划的认知,并鼓励中小企善用支援。

Managed by Q创建于2014年,总部位于纽约,其愿景是转变办公室的运营方式。该平台允许办公室管理人员和其他决策者通过简单使用manage by Q操作平台来处理办公室内的供货储备、保洁、IT支持等与工作无关的任务。

消费者到书店购书,当然享有《消法》赋予的一系列权利,但这些权利中并不包含打卡拍照。恰恰相反,允许或禁止他人在书店内打卡拍照是经营者的一项民事权利和自由。书店环境也是一种资源,经营者有自由支配书店资源的权利,可以根据经营需要制定管理“规矩”,这是自主经营权的一部分。只要相关规矩不违反法律,不违背社会公德,不侵犯公私合法权益,就没有问题。法无禁止则许可,强调的正是这个道理。

乍一看,这家网红书店定下的“买书拍照”规矩很像霸王条款,有强制交易、侵犯消费者的公平交易权、自主选择权之嫌。但依据事实和法律理性分析,“买书拍照”的性质并非如此。

Managed by Q拥有约500名员工,在今年1月份的融资中获得了2.49亿美元的估值。今年4月,Managed by Q被WeWork收购,交易金额据称为2.2亿美元。

由于上市失败,WeWork的资金链告急,被迫向主要投资者软银寻求救援方案,以维持其运营。作为重组计划的一部分,WeWork将放弃副业,专注于核心业务的可持续发展。

近年来,随着公司业务的快速发展,WeWork收购或资助了几家初创公司。这种扩张造成了数十亿美元的损失。在今年早些时候的IPO(首次公开招股)失利后,其中的一些交易可能变得没有必要。

“买书拍照”的核心看似买书这一消费行为,实为拍照这一民事权利。“买书拍照”的前提是禁止所有“闲杂人等”在书店打卡拍照。从情理角度看,由于这家书店很小,只有十多平方米,人多了就会很拥挤,如果很多人到书店打卡拍照,尽管会提升书店的知名度,但会给正常买书的消费者造成一定妨碍,也会增加经营者的管理负担,经营者反感排斥打卡拍照者,无可厚非。从法理角度看,经营者禁止不买书的人在书店打卡拍照,并不违反法律,并不侵犯打卡者的合法权益,于法可行。

分析人士称,这笔潜在交易将有助于这家陷入困境的办公共享公司(WeWork)筹集资金,并重新专注于其主营业务。

皮卡车司机拉农说,当时她正开车载13名工人去甘蔗地砍甘蔗,但是抵达事发地路段时,有一只狗突然窜出马路,她一时受到惊吓,又急于避让,结果造成车辆失控,冲向路渠撞上电线杆,车辆翻覆,导致工人死伤。

据报道,警方目前正在深入调查事故原因。

香港商务及经济发展局局长邱腾华表示,企业正面临外围经济环境的挑战和经济下行压力,特区政府自8月公布多轮支持措施,上述举措将更有效并更灵活支援企业,开拓商机。

因此,我以为,我们不妨换个角度来看待这家网红书店的规矩,不妨把“买书拍照”当做一种善意的读书督促。在快节奏的智能时代,网络阅读已经成为潮流,传统阅读与很多人渐行渐远。但其实,传统阅读也有独特的意境和兴味,在闲暇的时光里,手捧一本散发着淡淡墨香的书静读,能给人带来网络阅读无法提供的惬意感受。况且,一本旧书的价格也就几元、几十元,并不贵,不少人专门付出交通等成本赶到书店打卡,为何就不能再买一两本书呢?

人们如果接受这份要约,就做出承诺,选择买书,不接受这份要约,就放弃买书。最终,是否愿意达成以取得拍照权为标的的契约,选择权还在潜在的消费者手里。所以,“买书拍照”的本质是契约行为,不是强制消费行为。

□李英锋(公职律师)

网红书店的红不在环境,而在书。读书是提升阅历和文明素养、品位的最好路径,读书是最好的“打卡”,打卡一本书比打卡一家书店更有意义,更值得“炫耀”。

此外,优化BUD专项基金和市场推广基金获增加注资,每家企业的累计资助上限和首期拨款比率由2020年1月20日起调高,BUD专项基金的资助地域予以扩大,有助提升企业竞争力和拓展海内外市场。

“买书拍照”实质上是书店针对买了书的消费者让渡了拍照权利,这是一种简单的民事契约行为,契约的标的是拍照权,而不是书。经营者制定“买书拍照”的规矩,实际上就等于向人们发出了要约——你买我的书,我就给你拍照权,不买我的书,就不给你拍照权。